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江湖之风雨起 > 第336章 谷主真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与此同时,留风谷。

被称为谷主的人站在最高层,俯瞰着下面的黑暗。

他的脚下是沸腾,是争夺,是佛曰的人间苦难。

“谷主,可以用饭了。”

龙世垂首站在身后,他来的悄无声息,就似原本就在这里一般。

男子回过头来,是那副熟悉的玩世不恭的面孔。

薛义。

这神秘的留风谷谷主。

“龙伯,你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薛义转过身,缓步走到了龙世的面前。

桌上摆放着四道菜,都是他喜欢吃的。

薛义拿起筷子,夹起离他最近的炒藕片。

藕片入口,薛义微微一顿。

“怎么?谷主觉得不合口?”龙世关切的问道。

在龙世的记忆里,薛义最喜欢吃炒藕片。

“没有,很好吃。”

薛义笑了笑,然后将筷子重新放在了桌上。

薛义算是被龙世带大的,所以龙世了解他所有的喜好。

就如刚刚薛义的一点点表情变化,龙世便很快猜到了原因。

可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跟在薛义身边了……

“谷主,既然回来了,就先好好休息几日,其他的事情我都盯着呢。”

龙世一边说,一边为薛义布菜。

薛义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碗里的菜一一吃光。

可那盘炒藕片,他却没有再吃过。

不是龙世的手艺不好,而是他已经习惯了另外一个人的手艺。

那个人把他当兄弟,可他却……

薛义自嘲的笑了笑。

见薛义吃的差不多了,龙世便提前为薛义倒好了茶水。

“龙伯,最近都什么情况?”

薛义喝着茶水,看着那些人将饭菜收拾干净。

龙世并未着急回话,待那些人离开后才稳稳的拿出一本册子递到了薛义的面前。

“谷主,这是留风谷所有的账目。”

薛义接过了账册,然后抬了抬手,示意龙世坐下说话。

这本账册不是记录留风谷的银钱收支,而是一些大事件。

所谓的大事件,都是江湖中一些有头脸的人物在这里的抵押之物。

之前提过,留风谷共分六层,虽然都是赌场,但是赌注却不尽相同。

薛义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脸上依旧挂着那副笑容,但眼神却逐渐变化。

龙世当然发现了,但他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

那本册子很快便被翻到了最后一页。

“龙伯,这些年真是辛苦您了。

这留风谷经营的很不错。”

薛义放下册子,然后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这是属下该做的。”龙世低了低头回答道。

“龙伯,我说过,咱们之间不必如此。

毕竟,这一族也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提及这里,薛义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添上了一丝冷意。

龙世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死里逃生的人,也许已经不配被称为人,而是流连人间的恶鬼。

“谷主,前几天王守回来了,不过伤势太重,人还是没有救回来。”

龙世开始汇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他被人跟踪了,跟踪他的应该是乾坤门的人。

我们是在距离留风谷三里的地方接到了他,同时也断了后面的尾巴。

不过跟踪的人应该会对这里有所怀疑。”

“肖若烟的事是他做的?”薛义问道。

“不错。”龙世点了点头。

“是五道下的命令。

毕竟肖若烟自作主张,虽没有影响谷主的计划,但是这种行为也是不可有的。”

“肖若烟死就死了,也没什么可惜,只是安插在乾坤门的这枚棋子就这样废了,倒是……”

薛义摇了摇头。

这个王守是潜伏时间最久最深的棋子,在这个时候暴露,的确让人有点惋惜。

而且以薛义对欧思晴的了解,王守暴露了,她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乾坤门的。

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想知道他背后的人。

可那跟踪王守的人会是欧思晴的人吗?

这恐怕不一定。

但显然,欧思晴重伤后,她也对她背后的人,也就是他,也将会有所怀疑了。

“前段时间那位传来了消息,说是想与您见上一面。”龙世继续说。

果然。

“凌云山庄那边呢?上官傲天真的死了?”

上官傲天的事情缥缈阁也没有准确的消息。

“凌云山庄里的人没有回复,到目前来看,事出虽然突然,但应该是死了。”

“死了?他那么惜命,那么在意头顶那顶帽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掉。

传信儿给凌云山庄的人,让他们留意上官楚暮的动向。”

薛义之所以和上官楚睿一同回凌云山庄,主要也是对上官傲天的死存疑。

他并没有机会检查尸体,但上官柔玲检查过,并没有什么异常。

可薛义总觉得上官楚睿的态度不对,总之来说,过于冷漠。

但他不能有太明显的表现,即便他觉得他的这位兄弟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

“这两天让下面的人多留意一下新面孔,把上官楚睿的画像发下去,让所有人记牢。

我觉得,他这两天就会来这里。

他如果到了,直接将他请到后阁,我在那里见他。”

“谷主……”

薛义抬起手制止了龙世后面的话。

他知道龙世想要说什么,可无论上官楚睿想要做什么,这是他欠他的。

“我也藏了这么久,是时候用真实身份见一见了。

他不会伤害我,即便我是个小人。”

薛义的话不是嘲讽自己,而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自己。

可没有办法,他不只是他自己,他背着太多的人命。

薛义很喜欢阳光,无论外面的太阳有多大,他喜欢站在太阳下,行走在太阳下。

可真实的他呢?

只能说苟且的活着。

他的世界充满了黑暗,他活下去的唯一念头就是复仇,就是杀戮。

十年的隐忍。

他以为还会更久。

龙世垂下头,他不想也不能反驳。

“对了,谷主,咱们押送的人途中出现了点意外,但人没有问题。

只是一严说,途中杀了人,而且一欢受了伤。”

“人没事就好,这张牌应该还能用上。

一欢太过于骄横,让一严好好管管她,如果再出现问题,我不会手下留情。”

龙世应了一句,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薛义看着这间有些陌生的屋子,闻着熟悉的安神香香味。

“该来的,还是快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