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老秦人从不饶舌,赢政的心眼也不大。

此时此刻,被点名的秦王嬴政吸取了上一次教训,又一次派出30万大军,由王翦率领,蒙武为副将。

蒙骜老将军,最终还是没挺过来。

战鼓如雷悠扬,大军行走之时,掀起遮天的尘土,使得晴空万里的天空都有些灰暗。

千人盈野,万人盈城,军过十万,铺天盖地!

嬴政看着面前出征将士们的恢弘气势,心中也升起了冲天豪气,这一次必定可以洗刷耻辱。

大秦猛将如云,虎狼之师,一旦认真起来,区区李牧,不过是举手之间。

这一次出征的全是精锐,他们步骤如一,行动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不管是在外护卫的骑兵,还是中军大营,都以某种规律自然的运转着。

宛如钢铁洪流朝着赵国倾泻而去。

只能说秦国六代君王做到努力没有白费,已经不是当初拿着木棒对抗魏国的时候了。

底子确实厚实,哪怕伤亡比燕国高一倍,依旧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过来。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作战的结果又会如何?

燕国太子府之内,经过长时间的宣传,燕丹的名声彻底臭了,这也导致他只能在自己的府中接触盗跖他们。

好在这些原来的墨家统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翻个墙面自然不算什么。

燕丹面色愧疚的看着盗跖,高渐离他们,直挺挺的跪了下去,沉声道。

“丹,有愧。”

燕丹毕竟是太子,身份高贵,姿态做的很足。

见此,众人面上好看了不少,盗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但还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高渐离率先说道。

“太子殿下,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当务之急,是将那些沟通外敌的贼子全部都抓起来,以告慰那些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虽然属于亡羊补牢,却也不可疏忽。”

燕丹边说边站了起来,叹了一声气,摇头苦笑。

“可就算如此,十万英魂的在天之灵,能原谅我吗?”

“只要我们可以揪出幕后真凶,一定可以。”

荆轲随声附和道。

经过之前的惨败,跟着他们来到燕国的人虽然已经不多了。

不过加上太子府的侍卫,人手还是够的,在燕国找几个内奸不过是简简单单。

而这个时候,这些已经被抛弃的暗探还在忠实的执行最后一项任务,全力抹黑着燕丹。

以太子府为中心,城东,城西,城南,城北,整个王都到处都是抓人的脚步声。

很快就有几百人落网,随着审问人数越来越多,哪怕是燕王喜也坐不住了,一个蓟城就有这么多,那整个燕国呢?

原本就动荡不安的燕国,在这样的清查之下,更显得风雨飘摇。

虽然陆沉已经将大部分证据清除了,可这么庞大的组织,依旧还留下了不少的破绽。

随着抓捕的人越来越多,整体事情的脉络也清晰起来。

燕丹双手捏紧,看着从各地送来的情报,神情之中充斥着仇恨,居然又是晋国。

当初在赵国的时候,嬴政和他同是质子,可后来却一步一步的变成秦王,这就已经让他的心里极不平衡了。

可现在这个晋王,在微末之间,用自身的手段广结大才,以平民之身直接篡国,带着当初最为弱小的韩国,一步一步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最为重要的是,还将墨家蛊惑进他的战车,他内心之中的恨意,更是犹如滔天的怒火。

墨家原本就是我的,我的。

想到自己的局面,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将来,现在的他无权无势,连名声都没有了,什么都做不到。

叹了一口气,重新恢复了儒雅的样子,走向了远处的阁楼。

他总要做些补偿。

燕王喜又惊又怒,整个燕国都有上万人,这晋国已经将整个燕国渗透成筛子了。

燕国直接隔空喊话,希望晋国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承认的,又没什么直接的证据,鬼谷子以被抓捕的都是燕国人为由。

指责他们杀良冒功,混淆视听,自己打败仗了,仅凭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严刑逼供,肆意残害本国百姓。

双方隔空打起了嘴仗,舆论总体而言是偏向晋国的,哪怕是燕国本土也是一样的。

晋国不仅仅研究出了新式作物,福泽天下万民,而且还让墨家的人亲自教给他们更有效率的农具,这就已经让他们感恩戴德了。

相比之下,燕丹甚至燕国又做些什么呢,每一年燕国都要下长达一个月的大雪。

对于身在蓟城的富贵之人来说当然是一件美景,可对于整个燕国,就是最为可怕的灾难。

你能扛过今年,能扛过明年吗?

你能扛的住,你的家人能扛住吗?

所以对于晋国而言,招人非常容易,只需要让这些活不下去的人活着就行。

每一年,燕国的百姓都要死伤一大波,今年十万大军尽数葬送,不知有多少家庭失去了男丁,父亲失去了孩子,孩子失去了父亲。

燕王喜却依旧从各地抽调了五万人,重新组建军队,这样赋税又加了一成。

如果没有墨家告知他们的知识,他们的农桑效率得到了极大提升,连活都活不下去了。

这种情况下,还能对燕国有什么好感?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先例,这些被压榨到极致的百姓早就杀官造反了。

燕王应该烧高香,感谢列祖列宗庇佑。

。。。。。。

新郑城内,一个个身高九尺,魁梧健硕,肌肉盘结,虎背熊腰,身穿红色轻甲的彪悍壮汉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城中。

久经沙场,立了那么多功勋,不就盼着光宗耀祖这一天吗?

他们在路上互相熟络,加上此行又属于深造,他们可听说各家都会挑选出一批精英弟子教授他们文字武学,就连晋王对他们也是十分重视,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普天之下,这还是第一个国家说要教他们这些黔首知识。

一路上,晋国的各地又是一片生机勃勃,不知道从哪过来的老农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能力,在他们的教导之下,饱满的粒穗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今年又是一个丰年。

家人也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了,繁重的水利工程大部分也由降军和百越之人承担。

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圣德之君呀!

这样的国家,让他们充满了信心,如果有人敢与之为敌,这些人必定会出现在冲锋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