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和妃没有心理准备,愣住了。

从之前代管宫务的一段日子来看,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管住后宫的能力,也没有掌权的兴趣。

醒来之后,她准备做个闲散后妃,不再争抢宠爱与位份。江月白管着后宫,她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和妃虽然不太想接过来,但为了报答江月白,保护她和腹中的孩子,决定应下来,“既然妹妹提出来,姐姐哪有推辞的道理。你就安心养胎,不用费太多的心思在这些杂事上。有什么我能做的。你尽管开口就是。”

江月白握住了和妃的手,心里有些感动。

她找到姜余,命他询问杨答应身边的宫女关于杨答应这一年来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再找两名不同师承的太医给杨答应问诊,确定杨答应的病情,给个联合治疗方案。

查了杨答应的医案,又询问了杨答应的婢女得知,中秋节前几日,杨答应出现腹泻,由皇后安排了御医来诊治,诊断为夜里受凉,开了些止泻和胃的药物,并无怀孕记录。

本以为太医院的太医几乎都被杀害,找不到当初给杨答应看病的太医,结果很巧,来问诊的两名太医里有一名竟然是幸存的柳太医。

柳太医受的是刀剑伤,经过二十多天的治疗,已经基本康复。

江月白安排韩子谦去询问柳太医杨答应之事。

韩子谦发现柳太医听到他是为询问杨答应之事脸色有瞬间的慌乱。

如意料之中那样,柳太医坚决否认当时已诊出杨答应怀有身孕,并刻意加以隐瞒。

只道自己当初确实根据脉象怀疑杨答应怀孕了,但他并不太确定。同行的孙太医比他资历老,当时却只字未提怀孕一事,他怕一场空欢喜说出来会担责便也没有提。

故而,他痛陈自己医术不精湛,不擅长千金科,无法判断准月余的身孕。

孙太医已经被杀害了,柳太医怎么说都死无对证。

但江月白并不在意。

柳太医这么做是人之常情,无非就是在减轻犯罪行为,撇清事故责任。

从这些线索已经可以判断出,柳太医至少是杨答应流产事件的知情者。只要等皇上回来了,以医术不精、误诊有喜,造成痛失皇嗣、宠妃重病,柳太医就会被定成重罪,柳太医就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她在意的怎么这么巧。

恰好杨答应跟姜答应住一宫,恰好柳太医活下来,恰好自己当初主动示好了姜答应。

她总觉得哪里被人算计了。自己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对方的预判之中。

今天姜答应来,除了问该送范才人什么赏赐,再就是替杨答应感谢江月白的救命之恩。

杨答应说是可惜家世不丰,只能送来一对极为精美的缠花发簪作为谢意。

缠花,是我国传统手工艺术中的瑰宝,是从湖北、闽南两地发展出来的一种华美的饰品工艺。

工艺本身并不复杂,关键是融合了绘画、剪纸、刺绣、雕塑等多种艺术形式,因为使用丝线缠绕制作。

丝线丰富的色彩光泽变化,让缠花相对于其他工艺制作的头饰,更加艳丽,色彩更加丰富多变。

杨答应送来的缠花发簪一支是粉紫色的芍药,一支是一团蓝色的兰草。搭配上白色细密的珍珠,一个富贵大方,一个清纯秀美。放在一个檀木锦盒之中,十分精致隆重。

江月白笑着点头,表示自己非常喜欢,命丽夏将装有发簪的锦盒收了起来,还特意嘱咐丽夏要将锦盒单独放在高处,细心保管,以免如此精美的发簪变了形。

姜答应颇为惆怅地告诉江月白杨答应得知自己曾经怀孕却不幸流产,这几天哭成了个泪人。感叹了一番后宫险恶,造化弄人,关切地提醒江月白要注意每日的饮食起居。

江月白面露痛心和感动,含着泪花频频点头,最后安慰姜答应,“你也不必太难过。自古以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害人的人没有好下场。你跟杨答应同宫,多去劝劝她,千万要想开点。”

姜答应连忙应道:“娘娘请放心,妾身定会劝劝杨妹妹。娘娘,杨妹妹想问问娘娘,害她的凶手可有了眉目。”

江月白苦闷地摇摇头,“时日太久,恐怕查证起来有些困难。”

姜答应颇为惆怅地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吞在了肚子里。

江月白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件事恐怕只有杨妹妹自己最清楚,当初谁看不得她好,谁最想害她。相信以杨妹妹的身份,皇上回朝后,定会为她主持公道的。”

姜答应走了之后,江月白谨慎起见,命丽夏将锦盒单独放置,千万不要打开盒子,碰那两支发簪。

杨答应是孟相的外甥女,如今事情被捅到了台面上,皇上必然会给个交代。这次孟相平反有功,皇上必定会所有偏向。

只要杨答应坚决指认陈选侍就是造成她流产的幕后凶手,目的就是配合其父谋反令皇上绝嗣,皇上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一定会处置陈选侍,不会再顾及她腹中的皇嗣。

她方才已经暗示过了姜答应,就看姜答应和杨答应是不是聪明人。

如果不是,再启用备用方案。

江月白面前摆着张小几,小几上有张棋盘。

她信手捻起一黑子,落在一处,又捻起另一白子落在另一处。复习近日里学习到的套路。

江月白要的并不是陈选侍和她肚子里皇嗣的性命,陈选侍早晚都是死。

她要的是找出来她弟弟,对陈选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傍晚时候,听说皇上去了和妃那里用晚膳,韩子谦跟在一起。

一个多时辰后,听说皇上回了勤政殿,屏退了他人,由韩子谦侍奉笔墨,在烛火下批阅密折。

下午韩子谦赶到勤政殿时,第一时间跟李北辰禀报了江月白有孕的消息。

李北辰听到时,喜出望外,嘴角勾起,绽放出一抹明媚喜悦的笑容。

韩子谦在皇上的眼中看到了兴奋的光亮。

“太医们都看过了?”

“回皇上,几位太医均已看过。嘉宁妃娘娘确定有喜了。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韩子谦毕恭毕敬地答道。

李北辰点点头,愉快地说道,“很好。”

接着又询问了江月白的伤势恢复情况,孕期的安排,地雷、炸药包的制作情况,还有朝中大事。

李北辰问什么,韩子谦就答什么。言简意赅,条理清楚,工作效率非常高。

到了傍晚太阳还未落山,靠近晚膳时间,韩子谦以为皇上会去桃蕊宫,谁知去了景仁宫。

李北辰走入景仁宫,只见院子里一棵银杏树绿叶繁茂,扇形的叶子偏偏鲜嫩青翠。夕阳西下,天色湛蓝,霞光满天,给翠绿的叶子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心情跟着变得愉悦舒展,和颜悦色地扶起率众迎接的和妃跟叶良媛。

笑着赞道,“院子景色不错。”

其实树还是那棵树,景还是那个景。不过是人的心态变了。

和妃微笑着回道,“臣妾也很喜欢这棵银杏树。听说有四五百年的历史。皇上秋天来看会更好看,满地金黄的小扇子。”

李北辰听了含笑说,“和妃,你变了。”

和妃温柔地打趣,“重新活了一次的人,可不得变个样子。”

本来还有点担心冒然相见会有些尴尬。却没想到和妃如这般松弛自在。

经历了这么多风雨后,李北辰与和妃的心态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差点失去和妃之后,李北辰才懂得虽然不爱,但和妃在心中占有特别重要的位置。想起太后,他就会想起和妃。

而和妃苏醒后放下了对李北辰爱的执念,对两人过去的纠缠,就变得洒脱快活了许多。

两人拾回了长期相处的默契温情,像是相处多年的密友。

李北辰关切地询问着和妃的病情和身体状况。

和妃倍加感动的同时,流着泪向李北辰倾诉了醒来后听说姑姑去世的悲痛。

哭完之后,和妃有些狼狈,用手绢擦着眼泪,跪下请罪道,“皇上,恕臣妾失仪。”

“快快起来。”

李北辰扶起和妃,思及太后,在和妃的感染下,情不自禁地跟着无声地泪流满面。

或许这种锥心之痛,整个后宫之中,唯有和妃能真正与李北辰共情。

哭完之后,和妃越发感念江月白,想为她打call,“宫里发生这么多事,多亏有江妹妹撑着。臣妾还能活着见着皇上,也是因为江妹妹她安排了御医日日关照病情。皇上,臣妾如今别无所求,只求皇上能护住她平安生产。”

李北辰心中也是一样的想法,“朕知道。”

想到之前在门口迎接时见到的叶良媛,又想到中午那令人头疼的表现,“那叶良媛如今可有改进?有没有惹你生气。”

和妃不解其意,便给了个含糊的回答,“叶良媛比初进宫时懂事了不少。”

李北辰对这个表妹始终心中有愧,他不想再让她受半分委屈,“若她惹你心烦,朕可以安排她去别的宫里。”

和妃忽而抿嘴一笑,“除了江妹妹,臣妾见谁都心烦。”

李北辰“嗯”了一声没说话。

两人又说了些旧事,虽然再未痛哭流泪,依然不胜唏嘘。

离开时,李北辰命叶良媛迁到钱贵人和宋选侍曾经住过的景阳宫。

正是因为流了一阵眼泪,眼睛哭得有些红肿,李北辰自觉状态不佳,不适合这般模样去见江月白,便又返回了勤政殿。

他休息片刻后,就着烛火,专注地批阅堆积成山的密折。

这些密折是两位先帝苦心经营的结果,涉及到很多特殊的人,李北辰做了专门的保管。并没有交给弟弟李北弘。

十几天下来,积累的奏折量非常大。

韩子谦静静地立在一旁伺候茶水和笔墨。按照李北辰吩咐,将批好的奏折分门别类放好。

两人配合十分默契。

不知过了多久,堆成小山似的奏折几乎少了一半。李北辰放下手中的毛笔,手腕酸软。

这时不由自主地想起江月白的好。她在一旁伺候笔墨时,见他劳累,会像只猫样一言不合就坐到他怀中,帮他一节节地揉捏手指。瞬间令他精神抖擞,疲惫全无。

李北辰正想着江月白,韩子谦走过来,谦卑地请示:“皇上劳累,可要奴才按摩推拿一番?”

李北辰听到这声“奴才”,心中一惊,恍然如梦,难以置信地望向身着靛蓝色太监服的韩子谦。

心中暗叹,这可是从小仰望的韩少傅啊。

如今他难道真地适应了做太监的生活?

李北辰自己按捏着手指,有些惆怅,就着烛火细细打量着韩子谦。

他的确与以前确实大不相同,身上的冷傲之气已然散去大部分,谦卑有礼中透着一股与其他太监不一样的书卷气,仔细分辨,已然可见其傲气。

“无妨。你把桌子上的这些折子收好了。朕要起驾桃蕊宫。”

韩子谦淡定地被皇上打量着,躬身应道,“诺。”

韩子谦收拾准备时,李北辰站在窗口处,隐隐感心跳得十分厉害。

他想了想,转过身问韩子谦,“嘉宁妃她平日里喜欢什么?你替朕给她挑个礼物。”

韩子谦忙恭敬道,“娘娘近来痴迷于学习围棋,皇上可以赏赐她一副围棋。”

“去库房挑副上好的围棋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