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妖孽小医圣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只可眼观、不可亵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五十八章 只可眼观、不可亵玩

“不过,按照我的感觉,我还是认为这起案子是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蔡振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几个人说道:“行了,今天也不早了,大家抓紧时间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咱们继续再研究这个案子,一定要以最短的时间把这个凶手给抓出来!”

“嗯!”

几个人回应了一声之后,就先后分别离开了公安局,林飞跟着米彩坐上了那辆红色的本田飞度就往别墅赶去,这一路上,米彩没和林飞再继续说话。

她脸色冰冷,显然是还在为林飞之前在审讯室那里打人的事情耿耿于怀,即便是她也非常地讨厌黄傅,但是也不能随意的乱打人。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林飞并没有自找没趣的主动的搭话,而是低头在看着手机,这脑袋里想的都是关于孙菲菲的案子。

他和蔡振勇考虑的差不多,也认定是南方人作案的概率是极其低的。

南方人的长相和说话的语调和本地人有明显的区别的,这要是全都走了,然后又悄悄地返回来,根本就不那么容易,肯定会引起当地的人的注意的。

还有那几个南方的人身份可都是农民工,像是孙菲菲这样生活在蜜罐里的姑娘,每天所享受的生活和农民工可是格格不入的,她绝对不会和农民工有什么联系。

即便是自身的爱好广泛,但是,找的那两个大叔也都是西装革履的人,而并非是到了年纪或者年轻就被列为了发展目标,这说明孙菲菲选择对象也是有底线的。

“到了!”

就在林飞脑子里乱糟糟地梳理着这些线索时,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了,米彩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了。

看着她这一副冷冰冰如同万年冰山的样子,林飞的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如果之前他还认为拿下这个阵地了,现在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要比孙菲菲的案子还要让人难办。

这又隔了一段时间,再一次来到了米彩的家里,当米彩走进玄关按了壁灯的开关时,这屋子里的景象让林飞不由得微微一愣。

之前在别墅里走的可是极其简约的装修风格,即便是有些男人也不会把别墅的装修设计得如此简单,而那些冷清的装饰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别墅内部的装修不能说有多么好或者是有多么的奢华,林飞看在这别墅的装修是从另外的一个角度入手。

现在的整体的风格和之前还真差别挺大的,这别墅内变得更加的有氛围感了,不会让人开灯之后看着别处就感觉空落落的。

如果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现在的别墅看着倒是有一些家的感觉了。

很显然,这是属于一个非常不错的信号,这能证明米彩现在的病真的已经开始向好转的方向发展了。

“你先坐下吧,我去给你收拾一间房间!”米彩换上拖鞋,顺手就把钥匙放在了鞋柜上边,随后就向着楼上走去。

“这多不好意思呀,还是我自己收拾就好了!”林飞微微一笑换上了拖鞋。

“你会收拾屋子?”

质疑地嘟囔了一句,也不等林飞再说话,米彩已经进入了林飞原来住过的那间卧室帮他收拾屋子,这屋子收拾完了之后,米彩从里边出来直接就进浴室了。

不得不说,她是那种特别喜欢干净的女人,如果严格来计较,都有一些洁癖的征兆了。

身上可是不能沾上一点脏的东西,所以每天洗澡都是属于必修的课程,即便是今天连汗都没有出,那她回来也要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看着浴室关闭的门,林飞可没有半点想要进去欣赏欣赏美景的想法,这美丽的冰山,只会让他脑子稍稍的感觉疼痛,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叫做只可眼观,不可亵玩。

随便的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林飞无聊地拿了起一本书,又翻看了一会,但依然觉得没啥意思,他干脆就直接上楼跑到楼上的浴室去洗漱。

男人洗漱永远没有女人那么麻烦,只是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就从浴室出来到了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

“唉,这个女人……脑壳有点疼……”

林飞微微的摇摇头就趴在窗台上注视着月景,现在外面早就已经挂上了点点繁星,就连月亮都已经爬到了半空。

原本非常的喧嚣热闹的县城仿佛背着夜色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表面上看着特别的祥和,但是却又在这充满黑暗的夜色之下。

咚咚咚!

就在林飞注视着不远处的地标性的建筑平安大楼的时候,房门忽然就被人在外边敲响了,他微微一愣就反应过来,因为能敲响旁门的只有米彩。

他把房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刚刚洗完澡的米彩那湿漉漉的头发,一把发卡随意地把乌黑的秀发束缚在了后脑上。

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浴袍,只不过是浴袍的领口开得可不小,而这浴袍也很开。

让人最为关注的就是那张俏生生的脸蛋,虽然这脸上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依然让人难以忘怀。

在顺着脸蛋往下看就是那修长的脖颈和锁骨,肩膀可以称之为非常的精致,再继续地往下看,就是让人感觉心惊肉跳又心旷神怡的胸口的位置了。

不得不说,米彩的年纪和身材都是属于那种已经熟透了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根本就找不到所谓的青涩。

有的都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即便是如此,却又会让人无比的想要接近她。

或许这就是一种矛盾的心理,一个人轻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那么珍惜了,反而是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去靠近,把这个东西拿在手上。

她的身上并没有那种特别的香水的味道,全都是属于自然的清新的味道。

淡淡的洗发水的香气和沐浴露的香气散发开来,还有一种她身体自带的那种味道,这也是一种女人独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