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fine,黎司期又旧事重提了,阿里嘎多美羊羊桑』

『又要生气了黎司期』

他却没有笑,握住杜晚歌的手轻轻拉下来,说话很慢:“姐姐,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看见他这么严肃,杜晚歌也一下意识到自己又用少卿惹他生气了。

黎司期强绷着脸追问:“你以前对这种事情的想象,都是和他有关?”

她很纠结:“我没有想过,也不能说没有,只是我不会刻意去想,只是知道既然是未婚夫妻,婚后肯定会发生。”

他盯着她看:“那姐姐很期待吗?”

她不想撒谎。

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对少卿,她曾经哪怕想到会和他有这么亲密的事,就会面红耳赤,马上不敢再想,哪怕只是略略有个想法都立刻让自己不准再想,觉得自己怎么能心有邪色。

但无疑,她是高兴甜蜜期待羞涩的。

她对此的期待,曾经完全来自少卿。

因为认定了以后的丈夫就是少卿。

抱着会嫁给喜欢的人的想法,她在百年前欢欢喜喜渡过了七年。

杜晚歌只是小心翼翼,避而不答:“他对我来说是知己,就算我和他没有婚约,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人,哪怕结不成婚都很重要。”

她做好黎司期生气的准备。

没想到黎司期出奇的温和宽容:

“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而已,我不会生气,我清楚你在这个世界现在最喜欢我。”

杜晚歌一时间竟然觉得如此合称。

确实,在这个世界,她最喜欢黎司期。

黎司期逼近她,她背靠着窗户,他把她的手按在窗户上:

“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吗?”

杜晚歌:“他长得…”

黎司期凝视着她,另一只手掌不自觉握住飘窗的边,略略紧张又期待地等着她的回答

她耿直得让弹幕差点暴走:“很风雅很英俊,的确很好看,像话本里那些儒雅的剑客,谈笑风生的贵族名仕,你如果见了他,也会觉得他很有气质的。”

『当着现任夸前夫哥,你不要命了啊』

『说不定黎司期真的能忍,毕竟上次他都忍了,他很有大房的觉悟。』

『卧槽她还夸得这么细,难道是觉得黎司期也能发自内心欣赏前夫哥吗,这不是死得更快吗?再儒雅再英俊也是你念念不忘的初恋前任啊!』

『欧哟~很风雅很英俊,还剑客,还贵族,话本里的人物一样,话本姐,你说够了不,这么喜欢前任咋不和前任在一起,活活把黎司期气死。』

黎司期强忍笑意,做出一副平静冷淡的样子:

“难道只是外表吸引你,姐姐这么肤浅的话,那下次见到比我长得更好看的人,岂不是会立刻移情别恋?”

她立刻反驳:“不是的!我不是以貌取人,他是个特别好的人,他帮许多吃不起饭的人找到事做,还办学堂收没钱念书的孩子,冬天会送很多穷人棉衣,赈灾的时候捐很多钱还会把收容灾民,是个长得好看但又很善良宽仁的人。”

黎司期一时间有些意外。

因为这些事他都是私底下做,大部分过手下人的手,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是他做的,甚至有意隐瞒。

他也从来没和她说过这些事。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偷偷看过他,知道他有在做什么。

黎司期不可抑制地心动。

想到在自己没注意的间隙里,她的目光也许停留在他身上,因为喜欢他所以想多了解他一点。

而她看见的都是好的,因此更爱他,他却不知道。

『苏忧言还捐学校帮就业给山区送棉衣?这个纯元哥还挺善良啊,这个好要精力去做。』

『感觉完蛋了,我感觉黎司期眼底要着火了』

他忽然吻下来,细腻又紧密,饱含柔情,她完全没有主导地位,他虽然温柔却都是被他带着走,她就算不动弹也会被吻得淋漓尽致。

她以为他是生气了,占有欲上来才吻她。

黎司期却搂住她的腰,将她完全嵌入自己怀里,想更贴近她,弥补以前的遗憾。

如果早知道她会死,他不会发乎情止乎礼,他只会像现在这样和她毫无顾忌相爱,完全坦白心声,接吻拥抱缠绵。

他喉结微滚,搂着怀里柔软的身躯。

把她吻得七荤八素,有点意识模糊,才微微隔开一点距离,却仍是轻轻一碰就可接吻的距离。

他低着眼看她:“你觉得他人很好?”

『快说不好,一点都不好!』

『感觉再不说不好,今晚就得发生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她却只是失神看着他的眼睛:“嗯。”

黎司期抱着她,手稳稳托着她的后腰,将她的腰往前顶,贴着自己:

“他越好,就证明姐姐的眼光高,还能看上我,是不是说明我也很好?”

『?』

『我服了黎司期,恋爱脑别说八百,八块一斤都不值,灌水不少』

『强无敌逻辑,不愧是剑桥毕业生,和普通人不一样。』

她却很认真地点点头:“你也很好,你也是君子。”

『《君子》活久见能听人这么形容黎司期』

『卧龙凤雏旗鼓相当』

『我算是知道他们为什么能在一起了,但凡其中一个不那么会自我pua,这段都谈不成』

『真的会谢,霸总文双配角犟种』

黎司期高兴得要死,却只是低声压过来:“和你形容的,曾经那个人一样?”

“其实很不一样,但都很好。”她在近距离里看着风流精致的俊面,一边陈述一边心动。

“怎么不一样?”

“就是,和你可以摸可以亲,但是和他不可以。”

他眼眸黝黑深邃凝视她:“怎么和他不可以?”

她咕哝着:“说不清楚。”

“其实你不用紧张,我不奢求你短期内就将对他的感情转移到我身上,毕竟你喜欢了他很多年,我和你认识才半年,你仍旧对他留有余情,说明你是个长情的人,我相信有一天你长情的那个人会变成我。”他的声音温柔似水。

『??????』

『学会了,等我当渣女的时候就用这个借口』

『本来还担心他们分手,现在我觉得没什么东西能分开他们了,看到恋爱脑都要呸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