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小别山山骸中涌出的红灵,再半空中汇聚起来之后,便开始往尸魂老者的位置迅速涌去,岔一眼,便似红绫将半天遮盖,缓缓飘荡。

这时董逸思也从远处看见了这一大片的东西,震惊此物蕴含着巨大力量的同时,多出一道心思的想道,这东西为什么会从小别山的涌起,并且会受到师父尸魂老者的操控!?

忽然间,她恍惚的回忆中,一个印象显了出来,那就是小别山也是尸魂老者挑选的几个落脚点之一,包括那她自己住的小青山也一样,而这一众被挑选的山林点,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灵气比正常情况下要充裕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张琅能在懂得初步修炼知识后,能迅速的引气入体,并且修炼妖孽般快速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小青山灵气蕴足,让他更容易的感应到这天地之灵气,万物之精华。

如此一想,虽然董逸思还不知道这红灵为什么会受师父操控,但是她明白,寻的这些山林点,绝对是师父尸魂老者特意为之,就是让他能在这种地方附近,借助某些东西,能使出眼前的这种奇招。

同时她的心中也是淌出了一种胜利在望的感觉。

“如此一来,这件事情也终于要到头了。”

回望天空,尸魂老者处,那遮天一样的红灵,飞涌到他身体上,让他本来灵力近乎匮乏的状态,居然转眼就恢复到了多有余力的状态,气色也润红了点。

又过了一会,那最后的红灵全部的飞到了尸魂老者身边,这些红灵就如一个巨大的水球一样,将老者拥护其中。

小别山山骸处,也貌似是因为这一股力量的被牵引走,顿时缺少了精气灵能的气息,反而像生出了死土之气,让人看着就对此地心生抵触。

而说是绕着老者为中心,更是这片后灵是绕着那幡魂旗,若是有心,稍稍一看就明白,那旗子散发出强大的力量气息,而这些红灵便受其共鸣而来。

尸魂老者见这些红灵已经全部来临,先是心身感受了一下这股磅礴的力量,随后居然看起来有些悲情的长叹了一口气。

“本来这些东西,是备来应对与我同层次外敌的,谁能知道,在这方地域第一次发动,居然是为了对付自己的大徒弟!这就是天命啊!可笑可笑!”闷苦的细言了几句,最后还苦笑摇了摇头。

但很快,他的面色再次变得冷静无情,眉头微皱,目光嗔怒,紧紧的盯着对面那形态改变,却还未发动攻击的汪昕仁。

手一举,将幡魂旗的旗杆握住,回身就将其转舞动了几式,口中咂道:“浩浩山魂,具吾所引,聆旗号令,化身具形!”最后用旗枪头狠狠的指向汪昕仁的方向。

受到尸魂老者的控制,那盖裹着他的红灵嗡嗡作响,从外沿开始变化,先是变大,再是变高,扭动捏变,虚幻之间,竟然变成了一座红色透明状态的魂体小别山!

一座山就这样浮在天空之上,虽说是半透明的魂体一样,但就这般景象,悬放在那里,气势极其磅礴,能震惊到几十里之外的群人!

首先惊怅的,自然是作为对手的汪昕仁,就算是他,也被眼前的这种场面给意外到了,这可是超脱了他活了这么多年的所见所知,虽然他知道强大的修士能移山填海都十分轻松,但今日一见,也只有心生震撼。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这些个挑选的落脚点山林地,早早就是尸魂老者的安排一手,早在几十年前,就考虑到会有和某些强者的一战,而这落脚点之一的小别山,就是被安排的底牌之一。

汪昕仁身为大师兄,就算尸魂老者平日里对自己的实力扭扭藏藏,但是一些东西还是会不知不觉的从各个方面脱出,而与其生活了如此之久的他,更是知道不少关于老者的秘密,要不然当初也无法一招偷袭重伤老者。

“尸魂老者,尸魂,幡魂旗,操控魂灵...哈哈哈,师父,本用来囚禁您的地方,反而是您的底牌,我这个大徒弟,脑子可真愚钝啊!而您的强大,此方地域,恐怕已经无人能敢质疑了!死在您手中,是我的罪终,也是我的荣幸!”

想明白自己原来根本不可能战胜尸魂老者之后,汪昕仁坦然的末笑一声,将自己最后的力量和精血气近乎全部分摊给手中的长剑和那双雷翅,只余下些许,给来控制这两道强大的东西。

身下,董逸思看到这红灵突然化成的半透明魂体山,双眼瞪得异常大,整个人都呆住了,惊讶到头脑发白!

本以为师父尸魂老者能引动那红灵就令她意外了,而这一样一座山,让她都不知道该从哪吐槽起才是,忽然又一想,原来自己想要去协助师父的那行为,还真是无意义的拖累之举。

也要不是因为她呆木后,输入给张琅的灵力乱了一下,让张琅因为体内力量凌乱,吃痛的闷声咳了一下,或许她一段时间内都难以回过神来。

“原来师父的实力,有这么强!这就是结丹期的底蕴力量吗!和我等这筑基期,一境之距,却真是差之天地啊!”心中震撼道。

空中红山具高,尸魂老者位在其中心,受到这等庇护,常规的人,甚至连打破这道防御的力量都没有。

他与汪昕仁两人各自准备着最终手段,就等着一刻的突然爆发。

清风拂过,秋季的冷意,正在散入人心。

但这却是尸魂老者,与汪昕仁那最后一招爆发的契机点。

首先动手的是汪昕仁,他目光一闪,就消失在了刚刚停留的原地,在巨大力量的加持下,那双雷电翅膀,让他如影线一般瞬过天空,就算是董逸思,也只能见到其飞行移动过后的空气涟漪,并且居然不发出一丝的声响!

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不到,汪昕仁的那雷光剑就刺击到了尸魂老者的红山峭壁上,发出剧烈的火光,仿佛他在远处消失那一刻,就已然出现再了这里!

速度快的过分诡异,尸魂老者也对此诧了一下,虽然雷电系的力量能大幅提升使用者的速度,但现在眼前汪昕仁的这般速度,已经临近他认知中结丹初期强者费力下的移闪速度了!

而且,汪昕仁借助如此快速的动力,加上手中的那融入了雷电之力的长剑,还有身体上仅剩的劲道,几道强劲的力量结合而攻,产生了猛烈破坏力。

这股破坏力,在那剧烈的火光中,竟然,真的破入了山体的防御!击溃着一部分而后又一部分的魂体山石,段段刺破而入,看着虽然一顿一顿的突进,有所难处,但是汪昕仁那死紧咬的牙口,还有死怒皱着的眉目,以及肌肉青筋绷起的身体,无一不在告诉别人,他此时已经是奋尽了最终的力量了。

他此时,心所想的是,不杀入其中,击伤尸魂老者,绝不余辜之势。

这是他对自己的终结一击,也是他对自己实力的最后一道测试。

眼前这景象,再一次惊到了尸魂老者,让他那本已经对汪昕仁这个叛徒无言的心,居然多了一点身为师父的骄傲之情。

“昕仁,你的本事已经超脱了老朽所传授的了,放在过去,你应该可以出师门,亲眼去这偌大的世界看看了!只是,你我命数如此无力,还请你莫要怪罪为师。”尸魂老者无奈的发出了最后的轻语。

尸魂老者随后将幡魂旗插立在身旁,身形挺立着,表情无变,认真的看着那慢慢破坏山体防御,渐渐步入的汪昕仁,似乎在静静的等待着他的来临一般。

眼下的董逸思,看见这一幕,虽然担忧并不解尸魂老者这般毫不作为的原因,但是心中还是相信自己的师父,对接下来的局势已经掌控在手中了,而他也无可奈何。

那破坏力惊人的汪昕仁,持着长剑,击破着一层层的魂体石壁,快速的靠近着位于中心的尸魂老者。

这些石壁虽然为魂体一样,但是其坚硬程度只高不弱,若不是此,尸魂老者也不会招其作为护住自身的手段。

而在逐一的破入中,那长剑也遭受到剧烈的反破坏力,同时他的身心也受到力量即将耗尽的折磨,以及这魂体山中的气息压迫,汪昕仁的意识渐渐的开始恍惚了起来,对外的感知也麻木了起来,但似乎他此时只有如此的进攻下去才行。

于是,他从最开始的猛速破入其中,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慢,最后到了一刻,他终究还是停了下来,但令人苦笑的是,他手中的剑本应该刺入了尸魂老者的身体,但是因为魂山的反破坏力,让他手中的长剑前端部分不知何时碎裂了,如此,他停在了无奈的咫尺之遥。

“我终究,终究还是差了一截啊!”看到这最终的一幕,自己却没能如愿以偿的死前伤到尸魂老者,生命力将尽的汪昕仁无力的苦淡说道。

再看着近在眼前的尸魂老者,意识中,居然回忆起来了从第一刻认知的开始,那些遇见师父,认识第一个师弟师妹,以及之后那慢慢在一起生活和修炼的几十年,他感觉犹如就在昨日。

“你作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孩子!但是,这也是你作为背叛者的赎罪!就且去吧,给死去的其它师弟师妹道个歉!倘若有来生,愿你生得平安,不再遇上这般烦事。”

那一直冷着脸的尸魂老者,眼中居然蕴出了悲伤的泪水,对着汪昕仁末语。

也是,毕竟一起生活了几十年,那股不言而喻的情感,早就深深的扎入了他们的心中,若是说能直接放下,那定是不可能的。

“师父,还请您给我最后的终结,这也算是我作为弟子,最后的请求了。”此时的汪昕仁若是自然放任,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但期间会因为无法压制体内那些残存的精血气怨念,会被三星噬魂诀给强烈反噬,最终在无尽的痛苦中,被怨灵破体而亡。

尸魂老者当然知晓这功法的负面效果,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哽咽了下,随而轻声淡然道:“好!就随你这最后一次要求。”

听见师父的应答,汪昕仁目光瞥视了一下董逸思方位,最后轻哼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师父的出手。

老者默然,目光很快的变得果断起来,拿着那幡魂旗抬起再而用力一跺,魂山发出一阵波动嗡鸣。

紧接着,仿佛瞬间失去了控制,这整座魂山体从半空中悬浮的状态,自由的下坠向地面!

憾然落地,这般重大的东西,巨大的压力直接砸陷了一大方之地,整个地面轰然剧烈的颤动起来,让人根本无法站稳,挤压而激起的剧烈强风冲击波,带着铺天的土灰,直接连带着地皮与树木掀起击退,直到了数里之外!

若非下方的董逸思提前发觉到了些许不对,反应及时,向带着张琅向外围快速遁走,否则,她和张琅两人早就不知道被这股冲击波搞成了什么样。

心中也是无奈的吐槽,师父尸魂老者这一下居然会这么犯糊涂,若非她恢复的不错,有足够的力量遁走,那他们就会受到波及。

不远处,看着那此时顿然矗立着的半透明红色山体,董逸思的神识察觉到,汪昕仁的灵力波动已经停止,只剩下一股残留。

心情立刻浮动了起来,她十之八九的肯定,师父已经将大师兄汪昕仁给处杀了,这荒唐的一切,也已经结束了。

情绪有些翻涌,双眼那不知为何而流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万般感慨在心中,不知何谓之言。

不久,那本矗立的红山,就如同小别山先前一样,碎裂坍塌了起来,从顶到下,裂纹一生,立刻溃败,速度很快,声音也很响,但与小别山不一样的是,它并未掀起什么红尘。

那些塌下的碎裂,就如灵力一般,溃散消失于天地之间,没到半刻,刚刚气势雄伟的那座魂体山就仿佛不存在了一般。

等待着最终的平静,董逸思才带着张琅又飞回了小别山山骸附近,而在这半空中,尸魂老者飞浮在此,而他也早将那幡魂旗给收回,表情严肃且若有所思的盯看着眼下。

直到发觉到董逸思的靠近,才回过神。